当前位置:华夏粮油机械网 > 人物访谈
郭景松:创新是企业发展的动力,是现代企业永恒的主题,没有创新就没有企业的生命力。
华夏粮油机械网   发布时间:2014-2-7 16:09:08   点击次数:49283
  2011年2月1日,中山市松德包装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敲钟上市,成为中山市首家登陆创业板的公司。作为我国凹版印刷及成套设备龙头企业,松德自成立以来就以卓越的创新能力见著于行业,成为了行业的典范。松德是如何做到了这一点呢?翻开松德的创业史,可以发现松德的发展历程是一部创新史,从依靠“创新”成功实现第二次创业,到“不断创新”促进企业实现新的发展,再到确立“精品松德”的经营理念,可以说“创新”已经是松德企业文化的核心旋律,正是不断的创新助其在激烈的竞争中迅速崛起,不仅成就了松德在国内行业的领导者地位,更提升了其产品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形象。“创新松德”不仅仅是一个口号,而是在董事长郭景松的带领下,一步步在十多年的创新发展过程中历练而成的。对于松德发展历程中的数次质变,郭景松感叹:“创新是全方位的,立业靠创新,发展靠创新,创新是企业生存的第一要素,没有创新就没有松德的今天和明天。”

技术创新,开创松德

创新是企业发展的动力,是现代企业永恒的主题,没有创新就没有企业的生命力。技术创新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企业凭借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技术可以迅速占领市场,但要保持和扩大市场占有率,必须持续不断地更新技术和产品。只有不断推陈出新,企业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发展壮大。而企业的核心技术和自有技术研究成果,直接关系到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关系到企业能否走在市场竞争的前列。

1992年,学机械技术出身的郭景松与朋友合伙创办顺德德堡包装机械厂,出任副厂长、工程师。选择追随前人走过的路,可能没有任何风险,但只能永远跟着别人后面走;选择创新,风险很大,但却可能异军突起,占有先机。在近5年的积累和思索之后,郭景松毅然选择了风险,开始了创新之路。1997年6月,郭景松带着8个人来到中山南头镇,在鸡鸭河畔租用简陋厂房,开始了二次创业,创办了中山市松德包装机械有限公司,任董事长、总经理。当时在软包装设备制造方面有丰富经验的郭景松,没有选择轻车熟路,决定另辟蹊径,通过认真的调查和市场分析,他瞄准了挤出复合机。当时,国内挤出复合机市场高低端格局差距明显,国产机型清一色是低速、窄幅、低档机型,而高速机市场完全被以日本为主的国外制造商垄断。郭景松决心改变这一状况,“外国人能做到的,我们也一定能做到”,这样不仅能给拿外汇买进口机器的中国企业减轻负担,还能成为松德发展的突破口。郭景松亲自带领研发队伍,研究国产挤出复合机与进口机的差异。经过半年多的苦心摸索,国内首台工作速度超过百米每分钟的挤出复合机在松德人手中诞生了。这一喜讯曾经让整个行业振奋,也让郭景松尝到了创新带来的巨大收益,更加坚定了创新之路。之后,松德几乎每年都有一两个新技术产品填补国内空白。在2003年,松德包装率先将电子轴传动技术运用在凹版印刷机,填补国产凹版印刷机在电子轴传动领域的空白,并于2005年推出印刷速度达到350m/min的高速电子轴凹版印刷机,使国产凹版印刷机实现了高速化,为打破进口设备在高速电子轴传动凹版印刷机市场上的垄断局面创造了条件;2007年,该公司推出工作速度达到200m/min的高速精密横切机,该产品满足了国内印刷企业对高速精密横切机的需求,推动了国产印后设备的技术进步,突破国外设备在这一领域的垄断局面,同时可与各类凹版印刷机连线组成连线印刷横切生产线;2010年6月,在北京国际包装博览会上,该公司还推出印刷速度高达400m/min的高速电子轴传动凹版印刷机,设备整体性能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成功的创新实践,使松德“名利双收”,迅速脱颖而出,郭景松更是尝到了技术创新所带来的丰厚回报,坚定了创新发展的理念。松德每年投入千万元搞技术创新,占据销售收入的8%~10%。这在全世界来说,都是高投入。郭景松提出了自己的研发理念,“研发要大胆设想、小心印证,跳跃性技术升级”,他认为研发要面对国内用户,产品适度超前,面对国外先进技术,松德要逐步接近,最后实现全面超越。在郭景松的带领下,松德实现了从生存到站稳脚跟、从单项领先到系列领先、从价格取胜到品牌制胜的发展嬗变,松德一步一个脚印地成为了国内行业的领军者。其商标被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被中国包装联合会认定为“中国包装产品定点生产企业”、“中国包装龙头企业”;被中山市认定为“中山市装备制造重点企业”;企业的技术中心被指定为广东省凹印和柔印成套装备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松德被业内同行推评为“推动中国包装业10年20项创新技术的杰出企业”,郭景松也被中山市委、市政府授予“优秀专家拔尖人才”荣誉称号。郭景松深深懂得技术创新在企业经营中的地位和重要价值,“技术创新铺就了成功路,如果停止了技术创新,我的人生道路也没有了色彩”。